向日葵污十八岁

“李道友,相逢既是有缘,就算你不拿我当朋友,也没什么,相信你也是来看佣兵排名大比的,何不同我们一道?”妤帽儿知道自己因为之前的言语,以及李黛明确表示两人不熟,让她已经落了下乘,虽不知她给了叼草男什么宝贝,但能值十万上品灵石的宝贝肯定不简单,她虽看不上这些外大陆的土包子,但不代表好东西她不喜欢,而且李黛之前那么对待过她,她长那么大着实还没吃过那么大的亏,心中自有一股怨恨没发出来,就那么轻易而举让李黛走了,实在不甘心,所以看李黛没有要理睬她的意思并且要离开时,她下意识把人拦住了。

当然,李黛已经说了两人不熟,妤帽儿自认为自己是个还要脸皮的,自然不会再继续叫她‘李姐姐’,她一再表示两人曾经见过,哪怕李黛不拿她当朋友,她还是不在乎的,还愿意她同自己等人同行,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大度,表示自己不拘小节,不会因为李黛的话在心里计较什么的。

至于是不是真的不计较,那是不可能的,她现在继续针对李黛没有丝毫好处,只能等待别的时机,如今最重要的是把人留下来,其他的之后再说。

只要把人留下来,她进入自己团伙中,她就不信找不到收拾她的机会。

妤帽儿心里如此恨恨的想,表面却是一派大度和气的笑容!而且她也认定了李黛是一定不会拒绝她的,因为只凭她这群人里那七八个男修,内大陆出来的男修,个个模样出挑气度不凡,修为还是个顶个的高,只要是有眼睛的都不会拒绝,因为同这样一看就是天才一般的人同行就不知能得多少好处了,何况妤帽儿自信,没有女修能逃过云锦等人的魅力,哪怕是说话一根筋的叶源,一个十五岁的小伙子,也是看着就不凡的。

李黛挑眉,妤帽儿这群人看着的确不凡,她也的确是来看佣兵排名大比的,只是那群人再不凡同她有什么关系?她无需去巴结讨好谁,她手中的修炼宝贝自己多得都用不了,何况他们的修为,除了那个被妤帽儿叫‘云哥哥’的,其他人可没有她的修为高,所以对于妤帽儿,李黛根本没有理会,直接星辰步运行起来,一闪跑过她人瞬间没了踪影。

被如此直接下面子妤帽儿还是第一次,一时间那张脸的表情都扭曲了,黑得难以维持爽朗的形象,而更让妤帽儿气氛的是,他们一伙人中手持鞭子的红衣男子还哈哈大笑起来,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我们居然有被拒的一天,看来云哥的魅力有减啊。”说着他还拍了拍妤帽儿的肩膀,安慰道:“好了,别生气了,说不定人家就是喜欢独来独往,人那么美,有点个性才正常。”他这不安慰还好,一安慰妤帽儿脸色更年难看了。

妤帽儿心里万分气不过,李黛走了,她一腔怒火没处发,想在那个叼草男身上留下印记,回头让暗处家族派来保护自己的人把人悄悄解决了,却回神一看,哪里还有叼草男的影子。

如此这般,妤帽儿心里更加恼火了,若说刚开始对李黛是被她整治的害怕和嫉妒,那如今却是真正把李黛怨恨上了。

她表情如此难看还是第一次,红衣男萧腾也闭了嘴,截住了笑声,叶源更是无所谓的耸肩,不就是被人拒绝了嘛,至于这么生气么,果然女孩子就是小心眼,哪怕看起来直爽的妤帽儿也是一样,跳不出这个框框。

云锦什么也没说,妤帽儿对李黛的一番对峙在他看来都是无聊的小事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他懒得去关心,倒是李黛拒绝妤帽儿邀请让他微微诧异了一下,不是他自恋,很少有女修能拒绝靠近他们这类一看就是天之骄子的机会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们也回去了。”萧腾也觉得无趣,嚷嚷着要离开了。

纯美糖糖小妹的明媚春季

云锦点头,带头走了。

妤帽儿握紧了拳头,不甘心的跟着后面,心里却在想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李黛弄死了。

既然让她遇到人了,没道理会将人放过。

之前她会在云雾之森吃李黛的亏,那是因为父亲的心腹没有到,而现在,暗中保护她的两人,父亲的心腹可是到了。

妤帽儿在心里打算着,没走多远,在拐角处却是碰到了两个颜色俏丽的女子走了过来。

其实一位穿着嫩白荷色衣服的女子走到了妤帽儿的跟前,看着她道:“妹妹何故如此生气?可是因刚才那女子之故?说来凑巧,我和妹妹也惨遭她毒害呢,那女子别看模样惊人,却是个出手狠的,差一点,差一点我就死了。”女子委委屈屈的说道,似真的遭了很大的罪。

她旁边的娇俏女子也是一脸气愤,恨声道:“姐姐,你放心,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!只是她如今修为大涨,你我不是她的对手,还需从长计议。”现在没有父母和外祖母在身边,连俏也没多少底气,不敢同如今的李黛硬碰硬,只得安慰自己姐姐。

没错,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在佛宗秘地就分开了的连俏连荷两姐妹,只是连荷当初算计李黛,反而被重伤拍飞了出去,没想到没丢了命,反而活了下来,自然对李黛是恨之入骨了。

这次她和妹妹来穹山,看佣兵的排名大比,其实连荷为了来找她的姘头,也就是虎牙佣兵的当家邓虎的,找到了他,才能让他帮自己找出李黛这个人,杀了她以解心头之恨。

只是她万万没想到,李黛也会出现在这儿,真是天堂有路她不走,地狱无门偏偏要闯进来。

加上之前看了一出戏,知道看似直爽无心机的妤帽儿恐怕也是恨死了李黛,这才凑了上来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何况妤帽儿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男人,个个比邓虎好,要是能被其中某人相中就太好了。

妤帽儿看两姐妹凑上来,再看连荷隐晦的目光是不是看云锦和萧腾,哪里不知她的目的,心里鄙视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却在听她说李黛的恶行之后顿住了,没有立刻将人打发了去。

Tags: